法承原始巴利藏

4

 
              

(已改為unicode字型) 原始佛教雜誌             2007.1.(網路版)

雨施北傳阿笈摩


,真實是苦

苦,在三界中是遍一切處。老苦、病苦、死苦,正是釋迦牟尼最後一生引發修道、覓道的開始。對於學法者,大部分的人也是由知苦的管道契入。

「苦」是什麼呢?苦是不滿足、拉扯、折磨、難耐、難過、難堪、難受。在三界中,在欲界身心的折磨較粗重,特別是四苦道的眾生,人類則身心時好時壞,時苦時樂,欲界天人也會有不樂、不善心(貪享受、嫉妒等),臨命終時會出現「天人五衰」之苦。色界眾生(梵天人)有眼、耳、身體,但不吃不喝(當然也不受人間祭祀),無老病之態,雖然有福、有壽、有享受,但是也有死期。無色界眾生無形體,不來不去,不住方位,很像是老子《道德經》所說的:「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但是既然在三界中,「患」還不得了。心思敏銳者知道其「患」尚未擺脫。因此,釋迦牟尼證得無所有處及非想非非想處(三界最高處)後,說出:「(此法)不得導於厭離、離貪、滅盡、寂靜、智、覺、涅槃。」(《中部》聖求經)

世間的五欲乃至非想非非想處,皆為世尊所說之「憒亂」(sambādho﹐台語擬作:齷齪ak cak8)。具足想受滅(滅盡定),以慧觀而諸漏盡,才無憒亂。(A.9.42./IV,449-450.) ( 《增支部注》說「憒亂」:不能停止此諸尋伺(vitakkavicārāna)之緊迫的痛苦。)

尋伺是苦,(未脫離輪迴的)正念也是苦,「三界無安,未逃生死」,「三界無安,猶如火宅,眾苦充滿,甚可怖畏。」還要尋樂,還要歡笑嗎?(明法)

,真實是集

苦集(dukkhasamudayadukkha+saṁ一起+udaya升起),表明凡是有苦(),必有苦因。苦因,是各各眾生自己造作的,不是他人、祖先、鬼神、陰陽或宿命去推動的。

眾生不管是一念間或常常作(),凡是造因必有未來果。除非是阿羅漢才不再造作善惡。眾生是自己的業的主人,靠自己的善惡的業力,來維持生命,來維持貧富貴賤。《相應部》(S.7.12./I,174.)說:「屢屢(punappuna一再)播種子,屢屢天公雨,屢屢農耕田,屢屢穀收成,屢屢乞食食,屢施施主食,屢屢施主施,屢屢近天界(sagga-m-upenti hāna),屢屢榨牛乳,屢犢近母牛,屢屢疲悸動(kilamati phandati),愚者屢入胎,屢屢於生死,屢屢送墓場。得道不再生,廣慧不屢屢(na punappuna jāyati bhūripañño)。」(cp.《雜阿含1137經》)農業時代的人的生命史無非是如此這般的生活,跟科學時代的人的生命史有所不同,但是凡夫總是輪迴無了時。

眾生為無明()所覆蓋,渴愛結所繫縛,不知不覺聖人的教誡,而輪迴不止。世尊說:「不隨覺(anuboddha不覺、不知)、不通達(appaivedha不貫通、不明白)(=完美的)戒、聖三摩地、聖慧、聖解脫,我跟你們長劫以來,這樣流浪與輪迴。」(《增支部》A.4.1./II,1.cf.《長部》D.16./II,90122~123)

無明因、無明緣為前導,產生的果實必是惡;明因、明緣(善因、善緣)為前導,產生的果實必是佳,但是善因緣只能維持一時間不墮落,要跳出三界,還得更加努力循序漸進的修道與證道。(明法)






解脫門

                                                            / 明法比丘

 


   解脫(vimokkhavi+muc釋放, vimutti)意謂解放、自由由煩惱的束縛中解放出來而脫離苦境。漢語可以表達的字彙與意境,有:放開、放手、放掉、放過、放下、放寬、放鬆、放捨、放心、放膽。解脫或釋放能夠一次釋放就一次釋放,不然就分段、分批釋放,若現在能釋放就現在釋放,不要等到未來釋放;今生能釋放就今生釋放,不要等到來生釋放

【解脫的層面】

解脫有很多層面,經論中所說的「解脫」大多在說高階層的禪定(八解脫)或斷煩惱方面。但是生活上的點點滴滴的放下(解脫),都是斷煩惱的增上緣,當然不可輕易忽視。

1) 生活上--解脫(放下)欲望--看的、聽的、嗅的、吃的、住的、用的。

2) 處事上--解脫人事往來(如:獨居)、旅途往來、複雜的人際關係。

3) 修證上--解脫──

1.散亂--六根的對象雜多,且經常改變。

2.瞋恚--執取不如意境。知不如意境(惡之報應),心生警覺。

3.貪婪--執取如意境。知如意境(善報),心生警覺,不貪染。

4.不明事理--無知如意境、不如意境;或不知因果。。

5.斷見(ucchedadiṭṭhithe view of non- existence)--無因果的見解(= vibhavatahā無有愛),斷見(屬於偶然論,認為一切事務的發生與消滅都是偶然發生的。斷見跟貪有關,由知因果,消弭無因果的見解。

6.常見(sassata-diṭṭhithe view of existence)--永恆不變的見解(=bhavatahā有愛),以染著伴隨常見,「色()是常、永恆、恆常」的見解。常見跟貪有關,由知生滅來破除。

【瀕臨解脫門】

    「去除我執的無我隨觀名為空解脫門;去除顛倒相的無常隨觀名為無相解脫門;去除愛欲的苦隨觀名為無願解脫門。」(《攝阿毘達摩義論》)那麼行者就應時時把心安放在無常、苦、無我,這三項任何一項,都是晉身解脫的重要敲門磚。就像入屋,一定要從門進入;就像投籃,一定要往籃子投。靠近門邊,就快入門;靠近籃邊,就快入籃。靠近解脫的門檻(門坎),當然瀕臨涅槃,這是「近水樓台先得月」道理。這就是《念住經》為什麼說以正念於蘊、處、界的生滅(或集滅),七日乃至七年就能得解脫。若用此方法用功,能「潛入涅槃,注定要涅槃,盡頭在涅槃」(nibbānogadha, nibbānaparāyana, nibbānapariyosāna)(《雜阿含經》譯作:順趣涅槃,流注涅槃,浚輸涅槃)

【經中說無常、苦、無我】

對任何因緣構成的法,一有執取,就會生起貪、瞋、癡、斷見、常見等,就不在觀無常、苦、無我的道上。如何破除執取所產生的惡不善法及邪見呢?觀無常、苦、無我是重要的利器。無常,即一切因緣構成的法,沒有恆常不變的。經中說無常,由略說到廣說都有。說無常,無非令人捨離「無可恃怙是敗壞法」,「永盡一切色染、有染、無明、我慢」而入解脫門。

《別譯雜阿含24經》說:「諸行無常,迅速不停,無可恃怙是敗壞法,應當離趣解脫道。」

《相應部》(S.22.102./III,155.)說:「諸比丘!已修習無常想,多修習者,遍捕一切欲染(kāmarāga pariyādiyatikāmarāga:對感官的染著;pariyādiyati(pari遍﹑全部+ādiyati逮捕):全部逮捕;他譯:永盡),遍捕一切色染(sabba rūparāga pariyādiyatirūparāga:色染。分別藍色等色法的染著-- S-.(S.35.70.)CS.pg.2.293)遍捕一切有染(sabba bhavarāga pariyādiyati),遍捕一切無明(sabba avijja pariyādiyati)連根拔起一切我慢(sabba asmimāna samūhanatisamūhanati(saṁ一起+ūhanati2拉出)連根拔起;他譯:永斷。」(《雜阿含270經》作:世尊告諸比丘:「無常想修習多修習,能斷一切欲愛、色愛、無色愛、掉、慢、無明。」)

「世間無上福田」的聖者,因修習無常(、苦、無我)隨觀而證得。《增支部》:「諸比丘!世間有一類補特伽羅,於一切行隨觀無常(aniccānupassī),無常想(aniccasaññī)體證無常(aniccapaisavedī),常恆不絕(satata samita abbokiṇṇa),以心勝解(cetasā adhimuccamāno),依慧穿透(paññāya pariyogāhamāno) 而住。彼盡諸漏,乃至作證,具足已而住。」(A.7.16-17./IV,13-14.)

《相應部》(S.22.122./III,167.~ 9.)舍利弗尊者回答摩訶拘絺羅尊者所問,說:應從根源作意:五取蘊的十一種「行相」(ākāra,境界)可以證得預流、一來、不還、阿羅漢。(cf. S.22.123.;《雜阿含259經》(大正2.65b);《增壹阿含34.1經》)十一種「行相」是:aniccato dukkhato rogato gaṇḍato sallato aghato ābādhato parato palokato suññato anattato (()無常、苦、病、癰、剌(=)、痛、病、他、壞、空、無我)。《相應部注》(SA.22.122./II,334.)由無常:以成為烏有;由苦:以成為壓迫;由病:疾病之義;由癰:以身內腐敗之義;由剌(=):各種諸癰以因緣存在或以挖之義;由痛:以苦之義;由病:以四大種異常因素、病因緣之義;由他:以非自己的之義;由壞:以崩潰之義;由空:以眾生空性之義;由無我:以非個性、非個體之義。如是在此,由無常、由壞兩句是從無常作意。由空、由無我兩句是從無我作意。其他的是從苦作意。)ㄩㄥgaṇḍa紅腫而出膿的瘡。A.9.15./IV,387說:「所謂癰(gaṇḍo)者,即此四大種所造身(cātu-mahā-bhūtikassa kāyassa)之增上語(adhivacana),父母(mātāpettika)所形成的(sambhavassa)、飯(odana)(kummāsa)所積聚(upacaya)、無常(anicca) 身體的摩擦(ucchādana)、粉碎(parimaddana)、分離(bhedana)、毀滅法(viddhasana-dhammassa)。」

《相應部》(S.25.1./III,225.)說五十九種感官的對象(ārammaa所緣)觀察無常:「諸比丘!眼是無常(anicca)、變易(vipariṇāmi)變動(aññathābhāvi),耳是無常、變易、變動,鼻是無常、變易、變動,舌是無常、變易、變動,身是無常、變易、變動,意是無常、變易、變動。諸比丘!若信、信解如是此等諸法者,這稱為隨信行者(saddhānusārī),入正性決定(okkanto sammattaniyāma﹐進入聖道--SA.25.1-10.),入善士地(sappurisabhūmi okkanto),超凡夫地(vītivatto puthujjanabhūmi)。他作業而不生地獄、畜生、餓鬼;不作證預流果不死。」《相應部注》 (SA.25.1-10/II,346)引用《人施設論》(Pug.PTS:20CS:pg.116)說:「(不作證預流果)這麽長不死:這是解釋生起道果的不間斷。當生起’(之後)不能不間斷證,它的果沒有任何障礙產生。故說--這個人為了作證預流果而行道,而且應是劫的被燃燒時間,在這個人未作證預流果之前,劫不會燃燒。這個人被稱為:住劫者。」

色、聲、香、味、觸、法;

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

眼觸、耳觸、鼻觸、舌觸、身觸、意觸;

眼受、耳受、鼻受、舌受、身受、意受;

色想、聲想、香想、味想、觸想、法想;

色思、聲思、香思、味思、觸思、法思;

(sañcetanā﹐認識,意圖。)

色愛、聲愛、香愛、味愛、觸愛、法愛;

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空界、識界;

色、受、想、行、識。

觀察五蘊的十一法是經中常提到的,過去(atītapast)、未來(anāgatafuture)、現在(paccuppannapresent)、內(ajjhattainternal眾生本身)、外(bahiddhāexternal其他眾生)、粗(oḷārikagross)、細(sukhumasubtle)、劣(hīnainferior)、勝(paṇītasuperior)、遠(dūredistant)、近(santikeproximate)

  【論中說無常、苦、無我】

於五蘊的無常、苦及無我的思惟,《無礙解道》(Ps.II,p.238.)及《無礙解道注》整理及詮釋世尊說的四十行相。以什麼四十行相而獲得「隨順忍」(anulomika khantiPsA.CS:p.2.7.:「隨順:隨順出世間諸法(以涅槃為所緣)的隨順。:智。」)、「入於正決定」(sammattaniyāma okkamati)他觀五蘊是(1)無常、(2)苦、(3)病、(4)癰、(5)箭、(6)惡、(7)疾、(8)敵、(9)毀、(10)難、(11)禍、(12)怖畏、(13)災患、(14)動、(15)壞、(16)不恒、(17)非保護所、(18)非避難所、(19)非歸依處、(20)無、(21)虛、(22)空、(23)無我、(24)患、(25)變易法、(26)不實、(27)惡之根、(28)殺戮者、(29)不利、(30)有漏、(31)有為、(32)魔食、(33)生法、(34)老法、(35)病法、(36)死法、(37)愁法、(38)悲法、(39)惱法、(40)雜染法。」(Ps.II,p.238.)怎樣思惟呢?

即他思惟一一蘊:

1)「是無常aniccato--因為其結果不是常的,而是初後(生滅)之故。

2)「是苦dukkhato--因為給生滅所逼惱,是苦的基地。

3)「是病rogato--因為由於緣而得維持,是病的根本。

4)「是癰gandato--因為與苦痛相應,常流煩惱之不淨,由生老死的膨脹,成熟,及破壞之故。

5)「是箭sallato--因生逼惱,刺擊於內,甚難取出之故。

6)「是()aghato--因為是可呵責,使無增益,為惡的基之故。

7)「是疾ābādhato--因為不生獨立性,是疾病的直接之因。

8)「是(原譯:敵)parato--因為無自由,受支配之故。

9)「是毀palokato--因為被病老死所毀壞之故。

10)「是難ītito--因為招來種種的不幸之故。

11)「是禍upaddavato--因為招來意外的廣大的不利,是一切災禍的基礎。

12)「是怖畏bhayato--因為是一切怖畏的礦藏,是稱為苦之寂滅的最上入息(聖果)的對抗之故。

13)「是災患upasaggato--因為給種種的不利所追隨,為過惡所牽制,如不值得忍受的危險之故。

14)「是動() calato--因為被病老死及利等的世間法所動搖之故。

15)「是壞pabhaguto--因為被手段及自然的破壞所迫近之故。

16)「是不恒addhuvato--因為這是可能落於一切地位的,沒有堅定性之故。

17)「是非保護所atāṇato--因無救護,不得安穩之故。

18)「是非避難所aleato--因為不值得去隱藏,不能對避難者盡避難的工作之故。

19)「是非歸依處asaraato--因為不能對依止者遣去怖畏之故。

20)「是無rittato--因為無有如遍計的常淨、樂、我的狀態之故。

21)「是虛tucchato--亦如無,或者少故為虛,如於世間說少為空虛。

22)「是空suññato--因無有主、住者、作者、受者、決意者之故。

23)「是無我anattato--因為非自非主等之故。

24)「是患ādīnavato--因起(輪廻之)苦,是苦的災患之故;或者因為進行至於悲慘故為災患--與悲慘之人是一同義語,諸蘊亦如悲慘者,因為像悲慘者的悲慘,故為災患。

25)「是變易法vipariṇāmadhammato--因為由於老死二種的自然的變易之故。

26)「是不實asārakato--因為力弱,如樹殼的易於破壞之故。

27)「是惡之根aghamūlato--因為是惡的原因之故。

28)「是殺戮者vadhakato--因為如朋友之面的敵人,破壞友誼之故。

29)「是烏有(原譯:不利)vibhavato--因已無,從烏有(原譯:因無吉利,從非吉利(愛見)而生之故。

30)「是有漏sāsavato--因為是漏的直接之因。

31「是有為sakhatato--因為是因緣所作。

32)「是魔食mārāmisato--因為是死魔及煩惱魔的食物。

33)~(36)「是生jātidhammato、老jarādhammato、病byādhidhammato、死法maraadhammato--因為有自然的生老病死之故。

37)~(39)「是愁sokadhammato、悲paridevadhammato、惱法upāyāsa- dhammato--因為是愁悲惱之因。

40)「是雜染法samkilesikadhammato--因為是愛、見、惡、行、雜染的境法之故。(《無礙解道注釋》Paisambhidā- magga-aṭṭhakathāCS.pg.2.316.)

如是以這樣所說的(四十行相的)區別及以無常等的思惟而思惟。

此(四十行相之)中,是(1)無常、(9)毀、(14)動、(15)壞、(16)不恒、(25)變易法、(26)不實、(29)烏有(原譯:不利)(31)有為、(36)死法」,於一一蘊,各有這十種思惟,成為五十「無常隨觀」。是「(8)(原譯:敵)(20)無、(21)虛、(22)空、(23)無我」,於一一蘊,各有這五種思惟,成為二十五「無我隨觀」。其餘的「(2)苦、(3)病、(4)癰、(5)箭、(6)惡、(7)疾、(10)難、(11)禍、(12)怖畏、(13)災患、 (17)非保護所、(18)非避難所、(19)非歸依處、(24)患、 (27)惡之根、(28)殺戮者、 (30)有漏、(32)魔食、(33)生法、(34)老法、(35)病法、 (37)愁法、(38)悲法、(39)惱法、(40)雜染法。」等,於一一蘊,各有這二十五思惟,成為一百二十五「苦隨觀」。以此無常等的二百種思惟而思惟於五蘊者,則他強化了稱為方法觀的無常、苦、無我的思惟。

(錄自漢譯《清淨道論》,Vism.611-613;並略作訂正)

   《清淨道論》把四十行相歸納入在修習「道非道智見清淨」(第三觀智的思惟智sammasanañāṇa)才開始修習。是否可以一開始未得「觀智」(ñāṇadassana)就開始修習?這是沒有問題的。基本上這是「純觀乘者」(suddhavipassanāyāniko純觀行者)的進路。另外,世尊說法中,經常說五蘊的各種行相,有人可以當座即「見法」,這是聞法而悟的,說是聞所成慧(suta-mayā paññā)。還有思法而悟的思惟蘊、處、界、緣起的各種行相也可以悟的,說是思所成慧(cintā-mayā paññā)聞法、思法開悟,並沒有明顯的修止修觀,有別於修所成慧(bhāvanā-mayā paññā)聞法、思法開悟的路徑,經中有透露一些訊息,《增支部》A.6.10./III,285.:「聖弟子念法時,那個心不纏縛於貪、不纏縛於瞋、不纏縛於痴;該心那時即依法而質直。」「質直心(ujugatacitto)之聖弟子,隨(=經教)而得悅. (labhati atthaveda),隨(=經教)而得悅(labhati dhammaveda),得法所引之(兩種) (labhati dhammūpasahita pāmojja),悅者生(五種)(pamuditassa pīti jāyati),有喜意之(=精神與身體)者輕安(pītimanassa kāyo passambhati),身輕安者受樂(passaddhakāyo sukha vediyati),受樂者心得(=安置於所緣)(sukhino citta samādhiyati)。」心得近行定或剎那定,就有機會取到色法、名法的生滅法,繼續觀察生滅而得到觀智,乃至解脫。

【三解脫門(tīṇi vimokkhamukhāni)

觀察蘊、處、界的無常、苦、無我,基本上都是引導趣入解脫門的方法。經中處處說無常、苦、無我,但是比較少說到「解脫門」或「三解脫門」的名詞,這些名詞沒有出現在四部(nikāya)中,可能是後出的。「三解脫門」出現在Dharmaraka《佛說力士移山經》、東晉瞿曇僧伽提婆(Saghadeva)385譯的《增壹阿含8.3經》、宋朝施護(Dānapāla9801017)譯的《佛說法印經》,除了《佛說法印經》作三法印的說明之外,其他的只存留名詞。

與《佛說法印經》相當的《雜阿含80經》(求那跋陀羅 Guabhadra 394~468A.D.)及《佛說聖法印經》(元康年間(291~299A.D.)譯出(?),都未提到「三解脫門」《佛說法印經》佛陀告訴諸苾芻:「如實觀察,色是苦,是空,是無常,當生厭離,住平等見,如是觀察,受想行識,是苦,是空,是無常,當生厭離,住平等見。諸苾芻!諸蘊本空,由心所生,心法滅已,諸蘊無作,如是了知,即正解脫。正解脫已,離諸知見,是名空解脫門。復次,住三摩地,觀諸色境,皆悉滅盡,離諸有想,如是聲香味觸法,亦皆滅盡離諸有想,如是觀察名為無想解脫門。入是解脫門已,即得知見清淨,由是清淨故,即貪瞋癡皆悉滅盡,彼滅盡已,住平等見,住是見者,即離我見及我所見,即了諸見,無所生起,無所依止。復次,離我見已,即無見無聞,無覺無知,何以故,由因緣故,而生諸識,即彼因緣,及所生識,皆悉無常,以無常故,識不可得識蘊既空,無所造作,是名無作解脫門。入是解脫門已,知法究竟,於法無著,證法寂滅佛告諸苾芻,如是名為聖法印,即是三解脫門。」(大正2.500.3)

《無礙解道》(PaisambhidamaggaVimokkhakathā)對三解脫門有一番詮釋:「此等三解脫門是引導出離世間的。(即無相解脫門是)由屢觀一切諸行為區限與路徑(pariccheda-parivatumato),並以導其心入於無相界;(無願解脫門是)對於一切諸行由於意的鼓(samuttejanatāya),並以導其心入於無願界;(空解脫門是)由屢觀一切法為他(parato),並以導其心入於空界。故此等三解脫門是引導出離世間的」。此中:「為區限與路向」,即以生滅(udayabbayavasena)為區限與路向。因為在無常隨觀區限了「從生以前無諸行」(“udayato pubbe sakhārā natthī”ti),再追求它們(諸行)的所趣,則屢觀「(諸行)滅後無所去,必於此處而消滅」(“vayato para na gacchanti, ettheva antaradhāyantī”ti)為路向。「由於意的恐懼」,即是由於心的恐懼。因為由於苦隨觀,對於諸行而心悚然。「屢觀(一切法)為他」,即以「無我、無我所」這樣的觀無我。「作意無常者,現起諸行滅盡。作意苦者,現起諸行怖畏。作意無我者,現起諸行空」。(“aniccato manasikaroto khayato sakhārā upaṭṭhahanti.  Dukkhato manasikaroto bhayato sakhārā upaṭṭhahanti. Anattato manasikaroto suññato sakhārā  upaṭṭhahantī”ti) (Ps.II,p.48.; CS.pg.245)

四十行相可以以三法印來分成三大類:

(蘊、處、界)行相

隨觀

解脫門

出脫

無常、毀、動搖、壞、不恒、變易法、不實、不利、有為、死法

無相隨觀

無常解脫

(常的)顛倒相

怖畏災患非保護所非避難所非歸依處惡之根殺戮者有漏魔食生法老法病法愁法悲法惱法雜染法

苦隨觀

無願解脫

渴愛的願望

外、無、虛、空、無我

無我隨觀

空解脫

我執

《雜阿含經》以「無常、苦、空、無我」,來隨觀五取蘊,其實,「空、無我」兩項可以併入「無我隨觀」。

不觀察「蘊、處、界的無常、苦、無我」來修習,是否也可能得解脫?基本上,無常相悖逆的常觀,與苦相悖逆的樂觀,與無我相悖逆的我觀,都不可能得解脫。《增支部》(A.6.98.~100/III,441-2.)世尊說:「諸比丘!謂:觀一切行是常﹝、樂、我﹞之比丘,當成就隨順忍者,無有是處。謂:不成就隨順忍,而當入正性決定者,無有是處。謂:不入正性決定而當證預流果,或一來果、或不還果、或阿羅漢果者,無有是處。諸比丘!謂:觀一切行是無常﹝、苦、無我﹞之比丘,當成就隨順忍者,則有是處。謂:若成就隨順忍,當入正性決定者,則有是處。謂:若入正性決定,當證預流果、或一來果、或不還果、或阿羅漢果者,則有是處。」

除了不可與無常、苦、無我相悖逆之外,「認定涅槃是苦」(nibbāna dukkhato samanupassanto) (A.6.101./III,442.),也不可能得解脫。另外,修習「無我」已經到了很微細的地步,但只要還有一丁點的執取,就不得解脫,甚至於命終時還可能投生於非想非非想處。《中部》《不動利益經》,世尊說:「阿難!此處比丘有這樣修行:「這不存在,非我的,將來不存在,將來非我的(no cassa, no ca me siyā; na bhavissati, na me bhavissati);這樣存在的,將成為的,我當捨離。」這樣他得捨,他歡喜‘()’(upekkha abhinandati),歡迎(abhivadati)保持執著(ajjhosāya tiṭṭhati)他歡喜歡迎,保持執著時,這識(毘婆舍那)依賴的取著(tannissita hoti viññāṇa tadupādāna)。阿難!有取著的比丘不入滅(na parinibbāyeyya)。」(M.106./ II,264-5.《中阿含經》(75)淨不動道經)

宋代臨濟宗大慧宗杲禪師(1089~1163)的《大慧普覺禪師書》卷第二十八喝斥說:「便擬凝心歛念,攝事歸空,閉目藏睛,隨有念起,旋旋破除,細想纔生,即便遏捺。如此見解,即是落空亡底外道,魂不散底死人。」(大正47.933.2)(「空亡」不是指掉入「有分心」(bhavaga))。大慧禪師破除不得開悟的用功方式。大慧禪師或禪宗用的禪法不是「無常觀」或「苦觀」,會是「無我觀」或「緣起觀」(如參究:念佛是誰?父母未生前的本來面目?),或一切苦寂止為所緣(sabbadukkhūpasamārammaa)「寂止隨念」(upasamānussati)嗎?這是可以進一步探討。

【無常、苦、無我的修行進路】

經中常見的三種隨觀。無常隨觀(aniccānupassī):觀無常解脫。這是以無常隨觀解脫於常想,乃至究竟解脫(涅槃)。苦隨觀(dukkhānupassī):觀苦解脫。苦隨觀解脫於樂想,乃至究竟解脫(涅槃)。無我隨觀(anattānupassī):觀無我解脫。無我隨觀解脫於我想,乃至究竟解脫(涅槃)。這三種隨觀各自獨立,亦即其中一種觀行就可以直達解脫。

還有無常、苦、無我的依序修習或反覆練習的路徑:觀無常無我(非我)→我所(非我所)《雜阿含10經》說:「色無常,無常即苦,苦即非我,非我者即非我所。」《瑜伽師地論》卷第八十五的解釋是:「謂於諸行中先起無常智,由思擇彼生滅道理故,次後於彼生相應行,觀為生法、老法乃至憂、苦、熱、惱等法,由是因緣一切皆苦。此即依先無常智生後苦智。又彼諸行由是生法乃至是熱惱法故,即是死生緣起,展轉流轉,不得自在行相道理故,無有我,此則依先苦智生後無我智,如是觀無常故苦,苦故無我,是名智漸次。」(大正30.775.1 ~.2)

《相應部》(S.55.3./V,345.)世尊說:「於此一切諸行,(1)當作無常觀,(2)無常即苦想,(3)苦即無我想,(4)斷想,(5)離染想,(6)滅想而住。」(sabbasakhāresu (1)aniccānupassī viharāhi, (2)anicce dukkhasaññī, (3)dukkhe anattasaññī (4)pahānasaññī (5)virāgasaññī (6)nirodhasaññīti.) (《雜阿含1034經》〈六明分想)本經所說的路徑是:

觀無常無我斷想離染想滅想。

經中也說得無常,能建立無我,而略過苦想。它的路徑是:觀無常無我斷我慢得涅槃。《增支部》A.9.1./IV,353.:「諸比丘,得無常,則安立(saṇṭhāti)無我想;若得無我想,則斷我慢,於現法而得涅槃。(cf.《雜阿含270經》)

另外,還有說一種路徑是:(無常→)無相(觀色相斷,聲、香、味、觸法相斷)→無所有(觀貪相斷,瞋恚、癡相斷)→離慢知見。《雜阿含80經》:「若於空未得者,而言我得無相、無所有,離慢知見者,無有是處。」「觀察彼陰無常,磨滅,不堅固,變易法,心樂清淨解脫,是名為空。」(cf.大正No.103.聖法印經,No.104.法印經,沒有相當的《相應部》)。此處所說的「空」,似乎是說「無常空」的進路,可由《佛說聖法印經》來比對:「解色無常,見色本無,已解無常,解至空無,皆為(=)惚,無我、無欲心則休息,自然清淨而得解脫,是名曰空。」(大正2.500.1)但是《佛說法印經》所說的「空」,似乎是說直接觀「空」的進路諸蘊本空,由心所生,心法滅已,諸蘊無作。如是了知,即正解脫,正解脫已,離諸知見,是名空解脫門。」(大正2.500.3)

若是未得「觀智」時,直接、反覆地觀察蘊、處、界的無常、苦、無我。其中無常是最具體,最容易把握,所以才有觀「無常解脫」,「無常無我」,「無常苦」的進路。在得「觀智」後,無常、苦、無我三種是同時出現,可以從一種觀行轉換成另一種觀行。

【入解脫門的輔助】

解脫當具足解脫的因緣條件,有人說要累積波羅蜜。不過依經說是要「成熟解脫智」。如何成熟解脫智呢?《中部注》說有十五項內容:五解脫智成熟想(pañca vimuttiparipācanīyā saññā)無常想、無常苦想、苦無我想、斷想、離染想(又見D.33. /III,243);尚有五法--親近善友、持戒(守護波羅提木叉之律儀)、論法(少欲.知足、遠離、不雜、精勤、戒...解脫.解脫智見論)、精勤(發勤斷諸不善法,具足諸善法而住)、智慧(通達生滅)(又見A.9.3./IV,357Ud.4:1. /p.36;《中阿含56經》)五根(pañcindriyāni)--信根、精進(勇猛)、念根、定根、慧根。

世間有四等人

世間有四等人:

一.在無恩處,依然有恩

心平身自在,修行人。

二.在有恩處有恩

    逢凶化吉,柳暗明,凡夫俗子。

三.在無恩處無恩

人生不會有奇蹟。

四.在有恩處,依然無恩

身陷絕境,一無所剩,

痛苦纒心,一無所有。

* 有恩--施予恩惠、恩情、幫助。《瑜伽師地論》卷第八十三:「非眷屬而施恩惠,名有恩者。」(大正30.760.2)

* 無恩--不施予恩惠、恩情、幫助。

 

 忍耐有三種 

忍耐是最超越的鍛鍊、擔當(Khantī parama tapo titikkhā)(《法句經》184)

忍耐有三種:

一、世俗的忍,忍氣吞聲(如石壓草),但有時會忍無可忍而火山爆發。

二、修止的忍,轉離可瞋境(不可意境),迅速把心安置於固定的所緣(高級的如石壓草)

三、修觀的忍,當境,或轉離可瞋境,把心安置自己的身體(如呼吸、火大、或以丹田吸呼氣)、或受(特別是苦受)的觀察,覺知生滅、轉變。若是屬於過去的積怨、鬱卒、怨恨,也可以倒帶,坦然面對它。修觀修可以達到無忍可忍。(明法)


如何檢定證果

                               / 明法比丘


證果者,必然由觀禪(vipassanā)契入,或由止禪(samatha)轉修觀禪契入。有的人沒有明顯的以止禪或觀禪作為初始的修習,特別是那類經中所說,正在聞法之際證果,聞法(或思法),心寂靜下來(得近行定),觀到究竟名法、色法的無常(或苦,或無我),再經歷數個觀智,然後跳入涅槃。「無常,苦,無我」的意思,《增支部注》說:Aniccāti hutvā abhāvaṭṭhena aniccā.(無常:以烏有(:由無生有,由有還無)之義為無常’)Dukkhāti sampaipīḷanaṭṭhena dukkhā.(:以聚集壓迫之義為’)Anattāti avasavattanaṭṭhena anattā.(無我:以無法控制之義為無我)(AA.3.134./II,380.CS:p.2.242)

修止禪或觀禪時,或已得(不成熟的)觀智,但不強勁有力的話,甚至還會掉入「有分心[1],呈現無知覺的狀況,出了「有分心」之後,好像睡了一覺似的。有的行者可以一再掉入「有分心」,也可出入自在,行者可能會誤以為是證得涅槃,或一再證得涅槃。

證果者必然歷經名色分別智等十六個觀智。在成熟的觀智(觀因緣生滅),身體感覺消失,有時前五根不起作用,唯有了知名、色剎那生滅,或因緣法剎那生滅。若是在極短的時間內證悟,要逐一清楚各各觀智有困難。在十秒內可能歷經各各觀智而證果[2],但是幾乎無法一秒內證悟,因為歷經各各觀智,及覺知所歷經的觀智需要一些時間。未得禪那者,或由初禪乃至第四禪的觀禪近行定跳入涅槃者,體證涅槃的時間通常只有幾秒鐘,因為身體需要呼吸,通知心:「要呼吸」,心的意門轉向「要呼吸」,因此就出了果定(phalasamāpatti)。這個情況類似入初禪乃至入第四禪,因為需要呼吸,以致進進出出安止定(appanā-samādhi)。有的證果者還可以出果定之後,再次跳入涅槃。在果定中因為沒有時間觀念,出果定之後,即使經歷三五秒的時間,也不知道已經經歷多久[3]。若由第五禪的近行定跳入涅槃者,因為不需要呼吸,可以持續在果定相當長的時間,甚至七天七夜。證果者在果定時,外表呆若木頭(前五根不起作用),沒有呼吸進出。

體證涅槃者,必然經歷一段時間(以涅槃為對象之際)的前五根不起作用,心識完全「空白」(事實上,心識依然存在,但以涅槃為對象,無法思考),心識無法在體證涅槃之際,發出「我正在體證涅槃」之想。出涅槃的果定之後,能清楚的知道世間與出世間(涅槃)迥然不同,恍若隔世,心極寂靜(死寂),自然成就「一切世間不可樂(ㄧㄠˋ)想」(活著沒有意思,也不會想死),可能維持數日之久。出了果定之後,為了再體證涅槃,須要再次培養近行定及反覆練習無常觀等,而進入果定。經常出入果定,享受「涅槃樂」(事實上無「樂受」可言。舍利弗說:「此處無感受,此處正是樂。」--《增支部》A.9.34./IV,415.),享受「涅槃樂」不可稱為「沈空滯寂」,世尊成等正覺之後也享受七次七週的「涅槃樂」。

出果定後,若仔細修習過「色業處」[4]「名業處」[5]「緣攝受智」[6](觀緣起)等法,可以檢視所經歷的「意門心路」(manodvārika vīthi),道(ariyamagga)、果(ariyaphala)、涅槃(nibbāna),及已斷的煩惱與殘餘的煩惱。

若自稱證果者,但未體證名法、色法的無常,或苦,或無我,也未歷經幾階的觀智,可以知道那種經驗並非證果的證知。即使體證名法、色法的無常,或苦,或無我,觀智,體證「無我」(在「名色分別智」就有「無我」的感覺,更高的觀智更是明顯),但沒有涅槃體驗,不可說為證果。行者有時體證到第十一觀智「行捨智」(極度的平靜)之後,因為觀力無後續力,就跳入禪定或有分心。若是經驗到現高大身,身體浮空,光明遠照(止禪、觀禪都有光明、禪相),智慧大開,全身透明,千里眼,「梵我一體」(「我即梵aham Brahma asmi」《布利哈德奧義書Bhdārayaka Upaniad1.4.10),「自他不二」,「與宇宙合一」,並非證果的證知。《清淨道論》說「十種觀的染」(dasa vipassanupakkilesā),也很容易被認為是證聖果之相--生起:1.光明(obhāsoāloka)遍照週邊乃至幾公里或甚遠)2.觀智(vipassanāñāṇa)--前十一個階智,3. ()(vipassanāpīti﹐小喜、剎那喜、繼起喜(喜樂如海浪一波一波來去)、踴躍(空中之)喜、遍滿喜(喜遍滿身,如吹脹的氣泡。)4.輕安(vipassanāpassaddhi)5.(全身妙)(vipassanāsukha)6.勝解(adhimokkho= saddha﹐強有力的信)7.策勵(paggaho=vīriya﹐不鬆不緊而猛勵的精進)8.現起(upaṭṭhāna=sati專注某處,即能進入該處,如現起天眼)9.()(vipassanupekkhā=強有力的中捨)10.(vipassanānikanti﹐在意微細而凝靜之相)(Vism.633.)


證涅槃與非證涅槃的比較

觀智

涅槃

證涅槃(初果)

入果定,

或證更高的果位

反覆觀察五蘊的無常、苦、或無我,或觀察緣起,直至能觀到究竟名色法的無常、苦、或無我。

省察:道、果、涅槃、已斷與未斷的煩惱。須陀洹道:斷除見、疑、戒禁結,及斷除惡趣行。斯陀含道:弱化貪..癡。阿那含道:再斷殘餘的欲界貪.瞋。阿羅漢道:再斷殘餘的所有煩惱。

未修「色業處」、「名業處」及「緣攝受智」(觀緣起)者,無法作道智、果智等省察,但能知道經歷涅槃時,無法思維的狀態,出涅槃果定後,能知道體證涅槃的震撼。

入滅盡定

入色界定或無色界定出定觀諸行(無常..無我)→無所有處定出定決定在入定期間的預備工作入非想非非想處定二剎那安止速行沒有心識(入滅定)

省察:入滅盡定前,生起的心路;在滅盡定中沒有心識;出滅盡定轉起果心等。

只有阿那含或阿羅漢才能入滅盡定。

在滅盡定中,沒有心識生起。

出滅盡定後,(涅槃)果心生滅一次,再墮入有分,然後有省察智。

五色界禪、

四無色界禪

依入禪那的方法

禪修者可以在出定後,省察五禪支;已修「名業處」者,可以清點入定的心與心所的數目。修持十遍、十不淨、出入息念、身至念會出現禪相(nimitta)

在修定的過程及入定,心都清醒著,沒有經歷無心的狀態。

體證禪那者可能誤以為證得涅槃。

十遍(四禪)

依遍處的修法

 

省察方法同上。

修持遍禪者會出現禪相。

修遍處會經驗到「我即一切」,「梵我一體」。

體證遍禪者可能誤以為證得涅槃。

無想定

從第五禪出定後,不斷作意「名法(nāma)是可厭的,名法是可厭的」。

已修「名業處」者,可以清點入無想定時沒有生起心、心所、心生色法。

入無想定,沒有心識。

體證禪那者可能誤以為證得涅槃。

(掉入)有分心

不經意,或修禪過程中。

已修「名業處」者,可以省察「有分心」是與為造作某善惡業的那一世(大多是前一生)的最後的心路所緣取的對象相同。

掉入有分心的期間,心識依然存在,但沒有覺知,像睡一覺。

掉入有分心者可能誤以為證得涅槃。

寂止隨念

憶念苦滅之德(涅槃),或憶念「非常非無常」(沒有名色法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