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承原始巴利藏

          5

(已改為unicode字型) 原始佛教雜誌             2007.12.(網路版)

雨施北傳阿笈摩


,真實是滅

「滅」是體證涅槃,不是說說想想就可以證得,而是真實體證到的滅盡煩惱,名法、色法滅盡的狀態。

「滅」解作「滅盡煩惱」,是詮釋「涅槃」絕佳的一句。《相應部》(S.38.1./IV,251.)舍利弗尊者說︰「友!若染盡,瞋盡,癡盡,這稱為涅槃。」體證涅槃的當下,()、瞋、癡被滅盡,離開果定(涅槃)之後,阿羅漢永不生煩惱,其他的聖者還有未斷的煩惱,因此還會生煩惱。斷了煩惱,智慧必然生起,就像雲破日出,水清魚現一樣;有的人斷了煩惱,就同時證得「四無礙智」(最頂峰的智慧,特別指對四聖諦的知解)

證「滅」或證涅槃,是真善美的境界,是世尊所教導法的終極目標,雖然說當生乃至短至七天就可以證得的,但是證悟的人畢竟是少數,加上「涅槃」不容易說清楚,或不容易被理解,以致於人類對「涅槃」充滿了想像,但是那些渾沌不明的論調,可以以經義或論義來釐清。

「滅」是體證()果,不是只伏住煩惱,或暫時斷煩惱,或得到禪定,或空掉的感覺。《相應部疏》(S-.12.16.)說︰nirodhāti…phala.(滅︰()果。)體證聖果之後,部分或全部的煩惱是永久性的斷除,斷除煩惱的部分永不復起。斷煩惱有什麼利益呢?第一件大事,永不墮落惡趣(因為斷了我見)。第二件大事,縮短輪迴時日(因為愛、染等萎),即使還會放逸,頂多再活七生就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明法)             

,真實是道

    「道」是道路,體證涅槃的道路或路徑。「苦滅」之路必須要沿著「苦滅行道」走。在《相應部》(S.56.11./V,421~2.)世尊說明「苦滅」之路︰「諸比丘!苦滅行道聖諦者,此即是八支聖道: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依八正道來走,就能達成「苦滅」的終點。

八正道怎麼走呢?《相應部》(S.55.5./V.347)說:「親近善士為預流支,聽聞正法為預流支,從根源作意為預流支,法次法向為為預流支。」從親近善士開始修行,就有了向著()流的成份(sotāpatti-y-aga預流支),流注於涅槃,終點在涅槃。

(1)「親近善士」是親近受持五戒以上的善人,住在有四眾弟子的地方,方便聞法、作布施等。(2)從善人、從佛經都可以「聽聞正法」,但是從佛經聞法,無法完全取代由善人聞法。親近善人時,除了聞法之外,若自己行道方向正確會被肯定與鼓勵,若身語意有過失,會被糾正。(3)「從根源作意」(古譯︰如理作意)是好好從根源或因緣來作思惟法義,屬於慧學(正見、正思惟)(4)「法次法向」是依法行道,屬於戒學(正語、正業、正命)與定學(正精進、正念、正定)

依八正道走,若尚未得到果證,也不至於墮落;若逆向行駛(八邪道),不只遠離涅槃,也自掘墳墓。修道,不管世間有無佛菩薩,一樣可以自知自證。修道,隨時可以上路,不用等時機,不用等到「水淹到目,火燒腳後蹬」,才來臨時抱佛腳。(明法) 


            三十二相,八十種好

                                                                    / 明法比丘


悉達多太子相貌出眾

傳說悉達多太子剛出生不久,阿私陀仙人在白天見到穿乾淨衣服的三十三天人和帝釋(天公),手揮動著白布,歡欣慶賀,熱烈頌問住在須彌山頂的諸天神發生什麼事?天神回答說︰無以倫比、寶中之寶的菩薩,已降生在倫比尼城釋迦村,他未來將在「仙人(墮處)」的林中開始轉法輪,作獅子吼,所以他們非常高興快樂。於是,阿私陀迅速的下來(人間),來到淨飯王宮中,觀看太子,見到太子金光閃閃,相貌出色。阿私陀滿懷喜悅地說:人中至高無上。又說,這位王子將達到最高的正菩提,見到最高的純淨,轉動法輪(《經集》Sn.3.11.)

悉達多太子一出生相貌非凡,但是具有「三十二相」(dvattisamahāpurisa- lakkhaṇāni;梵dvātriṃśan mahā-purua- lakaṇāni)應該是成年以後的完整身體特徵。不過有的北傳佛傳說,太子一出生就具「三十二相」。如來三十二相」是歷經四阿僧祇劫又十萬劫(北傳傳說三阿僧祇劫)修福修慧,得到身相莊嚴。欲地或色地眾生,有時也有某項或多項的莊嚴、不凡的身相,他們是依自己長久以來修習某項或多項善業而得到的。得到一」就很了不得,何況多相。古印度人就傳說具有「三十二相」者,不是將成為轉輪王或就是將成為佛陀。

 

具三十二相只有二趣處

本文說三十二相」的部份,主要是依據《長部》三十二相經(D.30.Lakkhaasuttaṁ)本經所說的特色,除了說明三十二相以外,還更深入說明其宿因;觀察累世的因緣關係,已經非一般命相專家或略具神通者所能瞭解本經一開頭世尊這麼說:「諸比丘!大人具有三十二大人相,若具足大人(),只有二趣處而無其他()。若居在家者,成為轉輪王之正法王,征服四方,安定國土,七寶具足,其七寶者,即︰輪寶、象寶、馬寶、摩尼寶、女寶、居士寶、主兵寶為第七。他有逾千王子,(皆具)勇猛與英雄氣慨,善伐敵軍。他在此大地直到海邊,不用杖罰與刀刑,唯依法征服統治。然而,若他由在家而出家成為無家者,除去世間的覆障,將成為阿羅漢、正等正覺者。」世尊接著就說三十二相,及得到該相的宿因。有時一因得一相乃至三相,或多因得一相乃至三相,總計可以歸納出二十項因緣果報。

觀察佛陀三十二相

在佛世時,有婆羅門根據傳說,在佛陀身上觀察找三十二相。《長部》阿摩晝經(Ambaṭṭhasuttaṁ)說,阿摩晝青年婆羅門,從佛身找三十二相,除了二相(馬陰藏相與廣長舌相),他觀察到其他的相,因為他看不到二相而心起疑。世尊知道之後,以神通力令阿摩晝見到世尊的馬陰藏相,世尊又伸出舌頭,舔兩耳邊、兩鼻孔,以舌覆額頭,顯現廣長舌相。(D.3./I,106.cf. 《長阿含20經》《阿摩(大正1.82))類似的故事記載在《梵摩經》(M.91.Brahmāyusutta)世尊以神通力令梵摩婆羅門見到世尊的馬陰藏相與廣長舌相。(cf.《中阿含161經》《梵摩經T1.685.3;《增壹阿含43.2T2.758.1)

奇人異相及非真正好相

看「相」知吉凶福禍是一門「命相學」,雖然它有經驗或統計的基礎,但是其中隱藏著不準確性(《雜阿含54經》特別說到無常的變數),因此,佛教並不鼓勵從事這個行業,對於出家眾幫人看相謀生,則被認為是「邪命」(不正當的生活方式)。相由心生,相由心轉,看「相」有時能看出身心的一些端倪,因此它一直存在人間。悉達多太子出生之後也涉及到看相。

佛陀具有的五官、手足、肩頸、骨肉、體型、髮、毛、指甲、牙齒、皮膚、聲音、氣色、舉止神情等,都是上上好相,其中還有不少項目,都不是一般相書所記載的。根據佛陀具有的最完美的身體特徵,可以來檢視或澄清奇人異相是否是真正好相。有幾種相,中國人特別將之作為奇人異相的特徵。以(第十六相)手過膝」一相來說,根據第三記載,晉朝第一任皇帝晉武皇帝(司馬炎,A.D.230290)「手過膝,此非人臣之相也。」唐朝的華嚴宗四祖清涼國師澄觀A.D.738839享有一百零二歲,生歷唐朝的九個皇帝,七位皇帝請他為師,《清涼山誌》說他「(身高)九尺四寸,雙手過膝,口生牙齒四十顆,目光夜發,聲韻如鐘。」而明朝的作品《三國演義》描寫劉備是「身長八尺,兩耳垂肩,雙手過膝。」恐怕已經是附會之說。病名有「馬凡氏症候群」(Marfan syndrome),它的最大特徵就是又高又瘦,雙手過膝,甚至美國總統林肯都被懷疑是馬凡氏症候群患者。因此判斷「雙手過膝」需要排除此項異常。

(第三相)「扁平足」(俗稱「鴨母蹄」)是指站立時腳掌內側腳弓降低或消失,內側腳弓幾乎或已經平貼到地面上,這是屬於病態的腳丫。根據國外的統計,扁平足發生的比率約3- 10﹪,而台灣某大型醫院的幼稚園學童篩檢報告估計國內兒童扁平足的比率應大於兩成。所以此項「扁平足」的觀測不準確性很高

(第十四相)「馬陰藏相」是男生陰部縮入於體內。道家則採取煉精化氣來達到馬陰藏相,但是與先天具備的不同,當然不能歸納於「三十二相」

中國人還說其他的奇人異相,有的可能是塑造的或異形的,雙瞳(眼內橫長兩個瞳孔)重瞳(眼中虹膜另有大黑翳)、狼顧(頭部扭轉九十度而身體不動)等都是特別的相。後代的作品《孝經緯.鉤命決》把孔子整型為:「仲尼斗唇,舌里七重」、「夫子輔喉駢齒」、「仲尼虎掌」,這些唇、舌、喉、齒、掌的異相都是塑造的,也都不是「三十二相」或「八十種好」的內容。

關於「痣」,命相學有說好痣與壞痣。但是依北傳經典所說的佛陀的相好,排除「斑痣」這一項。《方廣大莊嚴經》(T3.557.2)卷第三︰四十九、身無黑子(黑痣)。」《大般若經》(T6.968.2)︰「皮膚遠離疥癬,亦無黶點、疣贅等過。」

記載在南北傳諸經論的「三十二相」,項目、名稱、與順序,所說不一。以下表格是依據《長部》三十二相經的順序,來說明「相」及其宿因,及當生將伴隨的利益,作為更深的瞭解身心的因果的關係。並以以下三經作補充說明︰

《方廣大莊嚴經》(T3.557.2~3)卷第三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卷第三百八十一 (T6.968.8~9)

《坐禪三昧經》卷上(T15.276.3)


三十二相

   

伴隨果報或將成就

(1)足安平立相

(suppatiṭṭhita-pādatā-lakkhaa),即足下平滿相。平足地,平()舉起,腳掌完全放下觸地。

 

於諸善法平等的、堅固的受持。於身口意三善行,分享財物,持戒,布薩齋戒孝順父母,尊敬沙門、婆羅門,尊敬家族中的長輩,及種種優勝之諸善法。他實行、積聚、充滿、增廣這些業。

若生天,有十事勝過其他諸天,即:天壽、天貌、天樂、天名譽、天威、天色身、天音、天香、天味、天觸。

能為轉輪王或佛陀。

(2)腳掌輪相

(pāda-tala-cakka-lakkhaa),即千輻輪相。兩腳掌生二輪,有千輻(之肉紋相)、有輞、有轂,所有的紋路明顯,分明整然。

為眾人安樂,除驚慌、恐怖,正立守護、衛防,次第行布施。

能為轉輪王或佛陀。

(3)足踵(圓滿)廣平相

(āyatapahi-lakkhaa),足跟廣平相。

斷殺生、離殺生,沒收杖、刀,羞恥心、憐愍利益一切生物。

能為轉輪王或佛陀,壽命長,人類的任何敵人都不可能奪其生命。

(4)()指纖長相

(dīghaguli-lakkhaa)手臂美嫩形端正,指頭柔軟又纖長

同上

同上

(5)身體直如梵天相

(brahmujugatta-lakkhaa),有如梵天身直挺,清秀明淨長得帥

同上

同上

(6)七隆滿處相

(sattussadatā-lakkhaa)即兩手、兩足、兩肩、頸項等七處()皆隆滿。

施與美味種種的食物:硬食、軟食、適合被品嘗的食物、舔食及種種飲料。

成為轉輪王或佛陀,享受美味種種的食物。

(7)手足柔軟相

(mudutalunahatthapāda-lakkhaṇāni)

 

以四攝事攝受人,即以:布施、愛語、利行、同事(dānena peyyavajjena atthacariyāya samānattatāya)

成為轉輪王善攝受隨從--婆羅門、居士、市民、村民、財政官、宰相、衛兵、門衛、智囊團、臣子、王子等。成為佛陀則善攝受隨從--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人、人類、阿修羅、龍()、乾闥婆等。

 

 

(8)手足有網縵相

(jāla-hattha-pāda-lakkhaṇāni)手足指間,有縵網

大本經(T1.5.2)︰「三者、手足網縵,猶如鵝王。」《中阿含59經》《三十二相經(T1.493.2):「8大人手足網縵,猶如鴈(=)王。」

同上

同上

(9)足踝高相

(ussakhapāda-lakkhaa)兩踝月庸(ussakhapāda),即足趺隆起相,為足背高起圓滿之相。

平等地為無數人演說伴隨義理、伴隨法,使眾人明瞭,以法施利樂諸眾生。

成為轉輪王,他在享受的財物中,為最優、最勝、第一者及最上殊勝者。成為佛陀他在一切有情中,為最優、最殊勝者。

(10)身毛端向上相

(uddhagga-lomatā-lakkhaa)

身毛向上生,烏青色(nīlāni añjanavaṇṇāni)、捲曲狀(kuṇḍalāvaṭṭāni)右旋(dakkhiṇāvaṭṭakajātāni)

同上

同上

(11)小腿如羚羊相

(eijagha-lakkhaa)。小腿像羚羊腿。小腿,古譯作︰腨(足專ㄕㄨㄢˋ)

仔細教授技藝(sippa)、知識(vijja)、舉止行為(caraa)、工作(kamma),使人迅速理解,誨人不倦。

成為轉輪王,凡是王所應得、王所配備、王所享樂、王所適宜者皆迅速而得。成為佛陀,凡沙門所應得、沙門所配備、沙門所享樂、沙門所適宜者皆迅速而得。

(12)肌膚軟細相

(sukhumacchavilakkhaa),即皮膚細軟相,塵垢不沾身。

為求知識,往詣沙門、婆羅門問法:「以何為善?以何為不善?有罪?無罪?何者為可親近?不可親近?何者我該作,將有長夜(=長久)利益安樂?」

成為轉輪王,將有大智慧,享受的財物,沒有任何人能等同或勝過。成為佛陀有:大慧、廣慧、捷疾慧、速慧、銳利慧、抉擇。沒有任何有情能等同或勝過。

(13)黃金色相

(suvaṇṇavaṇṇalakkhaa)有似黃金的皮膚。

無瞋、無悲傷。被多言()時,不遷怒、不激動、不惡意、不抗拒、不怒、不瞋、無不滿。且是施予精緻柔軟的床單、毛毯,及細緻的麻布、木綿布、絹布、毛織品的人。

成為轉輪王或,成為佛陀,將得到︰精緻柔軟的床單、毛毯,及細緻的麻布、木綿布、絹布、毛織品。

(14)馬陰藏相(鞘內藏陰相)

(kosohita-vatthaguyha-lakkhaa),指男陰密隱於體內如馬陰之相。

《中阿含59經》:「13大人陰馬藏。猶良馬王。」

使長久迷途的親友、知己、同輩等重相逢。

成為轉輪王,將有逾千王子,(皆具)勇猛與英雄氣慨,善伐敵軍。成為佛陀,得多子,其弟子數千,(皆具)勇猛與英雄氣慨,善伐敵軍(=外道)

(15)身圍如尼拘律樹相

(nigrodha parimaṇḍala-lakkhaa)

身圍如尼拘律樹(榕樹科),身形圓好。

是考慮周全、善於觀察大眾群者。知人知己,了知人與人的差別,他知道:「此者值此(尊敬或款待),彼者值彼(尊敬或款待)。」

成為轉輪王,將得大財富、多金銀、多傢俱、多穀物充滿庫藏。

成為佛陀,將得大財富,財富是:信財、戒財、慚財、愧財、聞財、施財、慧財。

(16)立正不彎時,雙手掌可觸摸雙膝()(hitakova anonamanto ubhohi pāṇitalehi jaṇṇukāni parimasati parimajjati),即不彎觸膝相(anonama-jaṇṇuparimasana-

lakkhaa)

同上

同上

(17)上軀如獅子相

(sīhapubbaddhakāya-lakkhaa)

即︰上身安住如獅子。《大本經》(T1.5.2)︰「胸膺方整如師子。」

46世尊身分上半圓滿,如師子王威嚴無對。

希望眾人得道理、利益、舒服、安穩:「他們如何增長信、戒、聞、施、法、慧;增長金錢、穀物,耕田、宅地,四足、二足(之牲口);增加妻與子;增加奴僕、親戚、朋友、眷屬?」

成為轉輪王,不消退:金錢、穀物,耕田、宅地,二足、四足(之牲口);妻子、奴僕、親戚、朋友、眷屬。

成為佛陀,不消退:信、戒、聞、施、慧。

(18)兩肩間充滿相

(citantarasa-lakkhaa)

又作腋下平滿相、肩膊圓滿相。

同上

同上

(19)兩肩圓度相等相

(samavaṭṭa-kkhandha-lakkhaa)

《中阿含59經》:「21大人兩肩上連,通頸平滿。」

同上

同上

(20)最上之味覺相(rasagga-saggitā-lakkhaa)

脖子之上(舌上),味覺敏銳傳滋味

。大本經》(T1.5.2)︰「二十六、咽喉清淨,所食眾味,無不稱適。」

不以手、石、杖、刀傷害有情。

成為轉輪王,得無病,具有良好的消化功能,不過冷不過熱。

成為佛陀,具有良好的消化功能,不過冷不過熱、適度、精勤、堪忍。

(21)眼紺碧青相(abhinīla-netta-lakkhaa)

目紺青色相,如青蓮華。《大本經》(T1.5a)︰「三十、眼如牛王,眼上下俱眴。」

 

東張西望(na ca visaa)不斜視(na ca visāci),也不盼望瞻望,如是以直心、慈眼審視眾人。

成為轉輪王,諸人所愛看:婆羅門、居士、市民、村民、財政官、宰相、衛兵、門衛、智囊團、臣子、王子等。

成為佛陀,諸人所愛看: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人、人類、阿修羅、龍()、乾闥婆。

(22)眼睫如牝牛相(go-pakhuma-lakkhaa)

又作眼睫如牛王相,指睫毛整齊而不雜亂。

38世尊眼睫上下齊整稠密不白。

同上

同上

(23)頭頂有肉髻相(uhīsasīsa-lakkhaa)

頂上有肉,隆起如髻形之相。《中阿含59經》:「31大人頂有肉髻,團圓相稱,髮螺右旋。」

66頂相無能見者。1無見頂。

--此「無見頂」之說須要保留。

於諸善法為眾人先行者,於眾人釋放身行、口行、意行:慷慨,守戒,行布薩,孝順父母,恭敬沙門、婆羅門,恭敬同族的長老,於其他諸上善法亦同。

成為轉輪王,多扈從:婆羅門、居士、

成為佛陀,多扈從:即比丘、比丘尼、

(24)一一毛由一一毛孔生()

(ekekalomo ca hoti)

一孔一毛(ekeka-loma),指一孔各生一毛。《大本經》(T1.5.2)︰「其毛右旋,紺琉璃色。」《中阿含59經》:「11大人一一毛,一一毛者,身孔一毛生,色若紺青,如螺右旋。」

64世尊身毛紺青光淨。如孔雀項。紅暉綺飾色類赤銅。

31毛處處右旋。

斷妄語、離妄語,說實話,可靠的話,可信賴的話,可信用的話,世間的實話

成為轉輪王:甚多人來集:婆羅門、居士、

成為佛陀,甚多人來集:比丘、比丘尼、

(25)眉間生白毫毛()

(uṇṇā bhamukhāntare jātā)。眉間生白毫毛似兜羅綿(odātā mudutūlasannibhā)《大本經》(T1.5a)︰「三十一、眉間白毫柔軟細澤,引長一尋,放則右旋螺如真珠。」(一尋︰一成人的身高)

70眉間毫相光白鮮潔。

「白毫相」長一尋,或一丈五尺(T34.29.1),恐怕是訛傳。

同上

同上

(26)四十齒相

(cattālīsa-lakkhaa)

齒有四十顆。

斷離間語,離離間語。於此處聞,不於某處說而離間,且於某處聞,不於此處說而破壞和合。使不和者和合,使和合者更緊密,喜悅和合,說令和合之語。

成為轉輪王,會眾無不和,即:婆羅門、居士、

成為佛陀,會眾無不和,即:比丘、比丘尼、

(27)齒無縫相

(aviraadanta-lakkhaa)無間隙,極堅固

《中阿含59經》:「24齒。」

同上

同上

(28)廣長舌相

(pahūta-jivha-lakkhaa)又作廣長舌相舌頭可伸展至髮際。

《大本經》(T1.5.2)左右舐耳。」

斷粗惡語,離粗惡語。凡所說無缺點:悅耳、親切、愉快、彬彬有禮,為眾人所愛好,為眾人所歡喜。

成為轉輪王,他所說的話易被接受,得到婆羅門、居士、等的許諾。

成為佛陀,他所說的話易被接受得到比丘、比丘尼等的許諾

(29)梵音之迦陵頻伽聲音()

(brahmassaro ca karavīkabhāṇī),梵音(brahmassara),聲如迦陵頻伽鳥(karavīka-bhāṇi)的清脆。

 

同上

同上

(30)獅子頰相

(sīhahanulakkhaa)

指兩頰隆滿(兩腮圓潤)如獅子頰。

65頰相平滿。66頰無缺減。

66頰無過惡。

斷綺語,離綺語;說適時語、已存在語、()義語、()法語、()律語、寶藏語(金科玉律);適時說理、有節度、引利語。

成為轉輪王:於人間任何仇人、敵人皆不能違犯的。

成為佛陀,內外之仇人、敵人:貪、瞋、癡,或沙門、婆羅門、天人、魔、梵天及這世界上的任何人皆不能違犯的。

(31)齒整齊相

(samadantasudāṭhālakkhaṇāni)

 

捨邪命,以正命為營生,遠離:欺斗秤、偽幣、錯誤的尺寸、賄賂、欺瞞、詐欺、走後門、(用手對眾生)斬切、屠宰、(以粗繩)捆綁、(山中及樹叢中)攔劫、(村、城等)搶劫、打家劫舍

成為轉輪王,征服四方,安定國土,七寶具足,其七寶者,即︰輪寶、象寶、馬寶、摩尼寶、女寶、居士寶、主兵寶為第七。他有逾千王子,(皆具)勇猛與英雄氣慨,善伐敵軍。他於此大地到海邊,即無荒僻,無惡兆,,繁榮、安定、安全、無麻煩,不用杖罰與刀刑,唯依法征服統治。他有清淨的隨從,即:婆羅門、居士、

成為佛陀,有清淨的隨從,即:比丘、比丘尼

(32)齒純白相(susukkadāṭhālakkhaṇāni)

同上

同上


八十種好

佛陀的身相除了「三十二相」之外,另有更微細的八十種好」(asīti- anubyañjanāniaśīty-anuvyañjanāni)之說,巴利三藏(CSCD)中似乎沒有詳細的列舉。本文依據Encyclopsedia of Buddhism (Vol.1.p.785, 1961.) 列舉的八十種好」,其中可歸納為三十一類好相,有︰指甲(3)*指頭(3)、血脈(2)*腳踝(1)*(1)、步行(7)、手肘(12)、性具(1)、膝蓋(1)*四肢(1)、身光(1)*(1)、腹(4)、臍(2)、行為(1)、手掌(4)、唇(1)、臉(1)*(3)*(2)*(5)、鼻(2)*(3)、眼臉(1)、眉(4)、耳(2)、聽力(1)、額(2)、頭(1)、髮(6)*最後一個︰手足有srīvatsa(尚未開展)svastika()nandyāvatra(曲線的)vardhamāna(卐增長)( * 作為「三十二相」的更詳細的細相)(詳見︰Mahāvyutpatti(BB.XIII,p.6翻譯名義大集)Lalitavistara(Lal.106,普曜經)Dharmasamuccaya(84,阿毗達磨集論)Dharmapradipikā(1314, 法燈)。其他資料,如︰《方廣大莊嚴經》(T3.557)《大般若經》 (T6.968~9T7.377~8T7.727T7.961)、《摩訶般若波羅蜜經》(T8.395~6)…。,則有出入。以下逐項說明,並以分別代表上面列舉的三部經,做輔助及補充說明。

指甲赤銅色指甲(tāmranakha);軟指甲(snigdhanakha)指甲(tuganakha)

1指爪狹長薄潤,光潔鮮淨如花赤銅。

【指頭】手指圓滿(vttaguli);手指勻稱(anupūrvāṅguli);手指形好(citāṅguli)

【筋脈】︰筋脈不露(nigūḍhasirā);筋脈無結(nirgranthiśirā)

【腳踝】()踝俱隱(gūḍhagulpha)

【足】足無不平(avisamapāda)

【步行】舉步如獅(sihavikrānta- gāmin, 8行步威容齊肅,如師子王)舉步如象(nāgavikrāntagāmin, 7行步直進庠審,如龍象王)舉步如鵝(hasavikrāntagāmin,

10行步進止儀雅,猶如鵝王)舉步如牛(vṛṣabhavikrāntagāmin, 9行步安平庠序不過不減猶如牛王)舉步右旋(pradakiṇāvartagāmin)舉步優美(cārugāmin)舉步直行(avakragāmin)

68行時其足去地,如四指量而現印文。

8行時足去地四寸而印文現。

「世尊履虛去地四寸」(T2.774.2)

「猶如如來行則履虛離地四寸,地上印文炳然自現。」(T4.752.1)

「若行時足離地四寸,千輻相文跡現於地。」(T25.35.3)

在北傳經典有記載世尊平常走路離地之說,甚至於納入「八十種好」,但巴利三藏中似乎無此說。

【手肘】(1)手肘(avakra gātra)

(2)飽滿的手肘(vtta°)(3)精緻的手肘(mṛṣṭa°)(4)勻稱的手肘(anupūrva°)(5)乾淨的手肘(suci°)(6)柔軟的手肘(mdu°)(7)無瑕疵的手肘(viśuddha°)(8)柔美的手肘(sukumāra°) (9)卑劣手肘(adīna°)(10)無受損的手肘(anutsanna°)(11)形好的手肘(susahata°)

(12)無斑點的手肘(vyapagatatilakālaka°)

【性具】完美的性器官 (paripūra-vyañjana)

【膝蓋】膝輪圓滿(pthucārujāṇu- maṇḍala)

14世尊膝輪妙善安布堅固圓滿。

【四肢】四肢相稱(suvibhaktāṅgapraty- āṅguli)

3手足各等無差,於諸指間悉皆充密。

4手足圓滿,如意,軟淨,光澤,色如蓮華。

18身支堅固,稠密,善相屬著。

19身支安定、敦重,曾不掉動,圓滿,無壞。

67手足指約分明,莊嚴,妙好,如赤銅色。

【身光】()光一尋」(byāmappabhā)

32身有光明。

39身極淨遍發光明破諸冥瞑。

21身有周匝圓光,於行等時恒自照曜。

把「身光」作為佛陀「三十二相」之一,有︰《過去現在因果經》卷第一(T3.627.2)︰「十五者、身光面一丈。」(《大智度論》卷第八十) 記載佛陀有「身光」的經典則不少。

【身】全身和悅(samantaprāsādika)

61見者皆生喜。

68身不缺減,無所譏嫌。

20身相猶如仙王,周匝端嚴,光淨離翳。

【腹】(1)腹渾圓(vtta-kuki)(2)腹形好(mṛṣṭa-kuki)(3)腹勻稱(abhugna-kuki)(4)腹纖細(kṣāmodara)

45腹圓滿。46腹妙好。47腹不偏曲。

48腹相不現。

22腹形方正無缺,柔軟不現,眾相莊嚴。

【臍】︰深臍(gabhīra-nābhi);臍右旋(dakiṇāvatra-nābhi)

23臍深右旋,圓妙,清淨光澤。

24臍厚,不窊、不凸,周匝妙好。

【行為】︰動作乾淨俐落(sucisamācāra)

【手掌】︰掌柔如棉 (tulasadṛśa- sukumārapāṇi)(snigdhapāṇi-lekha);掌紋(gambhīrapāṇi-lekha);掌紋長(āyatapāṇi-lekha)

【唇】︰丹唇(bimboṣṭha)

17脣色赤好,如頻婆果。

28脣色光潤,丹暉,如,上下相稱。

口相,以「口赤如丹」,為享受榮華富貴之相丹唇是好相,再配其他的膚、齒、髮等身相,則說為丹唇外朗,膚如凝脂」,「丹唇皓齒,烏髮雪膚」。

【臉】︰臉不過長(nātyāyata-vadana)

29面門不長不短,不大不小,如量端嚴。

44世尊容儀能令見者無損無染皆生愛敬。

57面輪脩廣得所,皎潔光淨,如秋滿月。

58顏貌舒泰光顯,含笑先言,唯向不背。

(T2.884b也作︰「未問而先自笑」。世尊有時遇某因緣會微笑,但是平時不會未言先笑)

59面貌光澤熙怡,遠離顰蹙,青赤等過。

79顏容常少不老,好巡舊處。

38面廣姝。39面如月。

【舌】軟舌(mdujihvā);薄舌 (tanujihvā)紅舌(raktajihvā)

30舌相軟、薄、廣、長,如赤銅色。

【聲】聲如象吼(gajagarjita, jīmūtaghoa);聲韻優美(madhuracārusvara)

18聲不麤獷;19聲如雷音,清暢和雅。

31發聲威震深遠,如象王吼,明朗清徹。

33音韻美妙具足,如深谷響。

65法音隨眾大小,不增不減,應理無差。

71音聲不高不下,隨眾生意,和悅與言。

72能隨諸有情類,言音意樂,而為說法。

73一音演說正法,隨有情類,各令得解。

74說法咸依次第,必有因緣,言無不善。

47聲分滿足(聲有六十種分佛皆具足)

【齒】(1)齒圓(vttadaṃṣṭrā)(2)齒利(tīkṣṇadaṃṣṭrā)(3)齒白(śukladaṃṣṭrā)(4)整齊(sama-daṃṣṭrā)(5)齒勻稱(anupūrvadaṃṣṭrā)

34諸齒方整、鮮白。

35諸牙圓白、光潔,漸次鋒利。

【鼻】「高鼻」(tuganāsa);優美的鼻子(sucināsa)

53鼻高修直。

33鼻高脩而且直,其孔不現。

2鼻直高,好孔不現。

中國人說「鼻聳天庭穴」或鼻高通天庭的龍鼻」,聲名遠播之相。

【眼】眼睛澄澈(viśuddha-netra);大眼睛(viśāla-netra);眼睛分明如白蓮黑蓮(黑白分明)(sitāsitakamaladalanayana)

54兩目明淨。55目無垢穢。56目美妙。

57目脩廣。58目端正。59目如青蓮。

36眼淨青白分明。

37眼相脩廣譬如青蓮華葉甚可愛樂。

53廣長眼。

眼相,以「目秀而長」貴比君王。

【眼瞼】︰眼瞼細緻(citrapakma)

38眼睫上下齊整,稠密不白。

【眉】︰修長眉(āyatabhrū);滑潤眉(ślakṣṇabhrū)順次靡毛(anulomabhrū);柔美眉(snigdhabhrū)

60眉纖而長。61見者皆生喜。62眉色青紺。63眉端漸細。64兩眉頭微相接連。

39雙眉長而不白,緻而細軟。

40雙眉綺靡順次,紺琉璃色。

41雙眉高顯光潤,形如初月。

3眉如初生月,紺琉璃色。

眉相,以「眉清高長」為聲名遠揚或高壽之相

【耳】()耳厚長(pīnāyata-kara);「兩耳均等」(sama-kara)

42耳厚、廣大、脩長,輪埵成就。

43兩耳綺麗、齊平,離眾過失。

耳相,一看輪廓,二看厚薄,三看高低,四看耳色。以「兩耳垂肩,耳帶垂珠,耳門垂厚」,為富貴命。中國人有說到「兩耳垂肩」的異相,似乎是誇張的。

【聽力】︰聽力無瑕疵(anupahata- karendriya)

【額】額廣飽滿(supariatalalāṭa) 額形殊妙(pthulalāṭa)

71額廣平正。

45額廣圓滿平正,形相殊妙。

面相,看「天庭(上額)飽滿,地稞(下額)方圓」。上部(上額)為天,中部為人,下部為地。人、天、地各有表徵,天部主要是表徵早年的運氣,以及豐厚運道。面龐開闊,天庭飽滿,氣宇軒昂是上好之相。

【頭】頭形殊妙(paripūrottamāṅga)

78頂骨堅實圓滿。

72頭頂圓滿。

46頭如磨陀羅果(madana, 或稱醉果醉人果,大如檳榔,不圓不長)

【髮】(1)黑髮(asitakeśa)(2)髮型好(citakeśa)(3)髮滑潤(ślakṣṇakeśa)(4)髮不打結(asamlulitakeśa)(5)髮軟(aparuakeśa)(6)髮有香(surabhikeśa)

73七十三髮美黑。74髮細軟。75髮不亂。

76髮香潔。77髮潤澤。78髮有五卍字。

79髮彩螺旋。80髮有難陀越多吉輪魚相。

47首髮脩長紺青,稠密不白。

48首髮香潔細軟,潤澤旋轉。

49首髮齊整無亂,亦不交雜。

50首髮堅固不斷,永無褫落。

51首髮光滑殊妙,塵垢不著。

72髮長好。73髮好。74髮不亂。

75髮不破。76髮柔軟。77髮青毘琉璃色。

78髮絞上。79髮不稀。

【吉祥相】手足(指端?)srīvatsa(卐,可能指尚未開展的)svastika()nandyāvatra (曲線的)vardhamāna(原意:增長;卐的四支增長)(卐有時作左旋卍)佛陀身毛向上相含有毛右旋,因此推論字乃右旋。

7髮有難陀越多吉輪魚相。

80手足及胸臆前,俱有吉祥喜旋德相,文同綺畫色類朱丹。

80胸有「德」字,手足有「吉」字。

北傳的佛像,往往在佛陀的胸前刻有卍字,是以諸多經典傳說作根據

佛陀有體「香」的傳說,有些經典列入「八十種好」,如︰《方廣大莊嚴經》(T3.557.3)︰「七十六、髮香潔。」《大般若經》(T6.968.3)︰「世尊首髮香潔細軟潤澤旋轉,是四十八。世尊所有諸毛孔中,常出如意微妙之香,是六十一。世尊面門常出最上殊勝之香,是六十二。」《坐禪三昧經》卷上(T15.276.3)︰「四十一者、毛孔出香風。四十二者、口出香氣眾生遇者樂法七日。」佛陀住在祇園精舍的寮房稱為「香室」(gandhakūtī),可能因為佛陀發散體香而滿室生香,才稱呼「香室」。

結論

古印度人就有「三十二相」的傳說,但是他們不知道其原因(D.30./III,145.),學習本經就可以很清楚知道原因,透過身相的觀察,也可以審查自他的善業呈現,若見好相,則隨喜自他善業。                    


(譯自《小部小誦注》)

 

                      / 覓寂比丘

 


《闡明勝義》(Paramatthajotikā)[1]

 

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āsambuddhassa.

禮敬世尊、阿羅漢、正自覺者

 

11】「我歸依佛,我歸依法,我歸依僧Buddhasaraa gacchāmi, Dhamma saraa gacchāmi, Sagha saraa gacchāmi)」,這歸依的開示乃是諸小(聖典)[2]的開端。現在,為了顯示、分別、開顯這(諸)小(聖典)的註釋--《闡明勝義》的目的而作此説:

  「禮敬了最上應禮敬的三寶,

    我將解釋這《諸小(聖典)》的涵義。

   《諸小(聖典)》(非常)深奧,有些是極難解釋的,

    尤其像我這般在此教(法)中未覺悟者。

    然而直到今天,尚未破壞先前諸阿闍梨[3]的抉擇,

而且大師的九分教(法)[4]同樣地還保留著。

    因此我想(立足於大師的九分)教法,

    以及依於古代(諸阿闍梨)的抉擇而解説此義。

由於對正法的諸多尊敬,而不是想要自我稱讚,

    也不是為了輕毀他人,因此請專心地傾聽!」

    在這當中,對所説的「我將解釋某些《諸小(聖典)》的涵義」,我將先確定了《諸小(聖典)》(的範圍)後,再解説其義。  

   《諸小(聖典)》是《小部》的一部分,而《小部》是五部〔尼柯耶(nikāya)〕的一部分。五部〔尼柯耶〕是指:

        「長、中、相應、增支、小,

        這五部於法於義皆深奧。」【12

    此中,《梵網經》等三十四經為《長部(Dīghanikāya)》;《根本法門經》等一百五十二經為《中部(Majjhimanikāya)》;《渡越瀑流經》等七千七百六十二經為《相應部(Sayuttanikāya)》;《心遍取經》等九千五百五十七經為《增支部(Aguttaranikāya)》;《小誦》、《法句》、《自説》、《如是語》、《經集》、《天宮事》、《餓鬼事》、《長老偈》、《長老尼偈》、《本生》、《義釋》、《無礙解》、《譬喻》、《佛種姓》、《所行藏》,除了《律藏(Vinayapiaka)〔毘奈耶藏〕》、《阿毘達磨藏(Abhidhammapiaka)》、四部〔尼柯耶〕外,其餘的佛語為《小部(Khuddakanikāya)》[5]

    為什麼這稱為「《小部》」呢?由諸多小法蘊的聚集與住處的緣故。實由聚集與住處而稱為「部〔尼柯耶〕」的。如説:「諸比丘,我不見有其它一部類如此多元性,諸比丘,就像這畜生趣的生物一樣。[6]」「波尼坑(poiki)尼柯耶、紀咖利咖(cikkhallika)尼柯耶」如此等,此乃從(佛)教和(教外的)世間而説。(本書)即是為了顯示、分別、開顯這繫屬於經藏,《小部》一部份的諸小(聖典)之義的目的。

    此諸小(聖典)乃由〈歸依〉、〈學處〉、〈三十二行相〉、〈童子問〉、《吉祥經》、《寶經》、《戶外經》、《伏藏經》、《慈經》分成九部份的《小誦(Khuddaka pāṭha)》為初,由諸阿闍梨輾轉的傳誦方式[語道],(其次第)並非由佛所説。

    而:

    「經多生輪廻,流轉中尋找,

      未見造屋者,再再受生苦。【13

      見到你造屋者,你將不再造屋,

      你一切棟樑壞,屋頂已經摧毀;

      我心已達無為,已證滅盡諸愛。[7]

    這二頌是最初的佛語。然而這(二頌)僅由心誦出,而非由語詞説出。而:

    「熱誠靜慮婆羅門[8],當諸法顯現之時,

      滅其一切諸疑惑,他知那有因之法。[9]

    這首偈頌是(佛陀)最初由語詞誦出的(偈頌)。

    因此,我將開始解釋這始於諸小(聖典)的這(小誦)之九個部分,以此為初:「我歸依佛,我歸依法,我歸依僧。」這是解釋該義的本母:

   「由誰、何處、何時、為什麼説三歸依?

     不是最先説的(三歸依),為什麼在此最先説?

此處如此淨化了因緣後,從此之後:

    解説佛陀、歸依以及(歸依)者。

    我們闡明破、未破、果,以及所應行(歸依的對象);

  『歸依法』等二種,也是依此所知的方法。       

     與説明確定次第的原因,並以譬喻來闡明三歸依。」這裡,在第一偈有:「這三歸依由誰所説?何處説?何時説?為什麼説?【14】如來所未最先説的(三歸依),為什麼在此最先説?」五個問題,這些問題的回答為:

   由誰所說?」由世尊所説,而非由弟子、仙人(isi)或諸天(所説)。

    何處?」波羅奈(Bārāṇasī)仙人降(處)的鹿(野)苑。

    何時?」當耶舍(Yasa)尊者和(他的)朋友(證)得阿羅漢,(當時世間)有六十一位阿羅漢,為了世間眾人的利益而説法時(,在那時所説的)。[10]

    為什麼?」為了出家和受具足戒。如説:「再者,諸比丘,當如此令出家、令受具足戒:首先,令剃除鬚髮,披著袈裟衣,令上衣偏袒一肩,禮諸比丘足,提著腳跟而坐(蹲踞),合掌後,應(對受戒者如此)説:『你如此説:我歸依佛,我歸依法,我歸依僧。[11]

    為什麼在此最先?」當知:「當這大師的九分教(法)以三藏而攝益後,(再)取先前諸阿闍梨(ācariya)的傳誦方式[語道(vācanāmagga)]。由於這(傳誦)方式[道],使得天(與)人成為在家信徒[烏帕薩咖(upāsaka)]或出家而進入(佛)教,所以令進入教(法)的(此傳誦)方式[道]-《小誦》,在此最先説出。」

    已作因緣的淨化了。

       

    現在,對曾説的:「解說佛陀、歸依以及(歸依)者」(的解説如下:「歸依的對象(saraa)」):在這當中,「佛陀Buddha)」乃能體證、遍修一切法無障礙智相、無上解脱所施設的執取(五)蘊相續;或者能成為一切知智足處[近因]、現觀(聖)諦所施設的執取之差別有情[12]。如説:「『佛陀』-世尊自成、無師,先前未曾聽聞法,自己已覺悟(聖)諦,並於此獲得一切知性,及於諸力自在。[13]」到此乃從義上解説佛陀。

    若從文字,當知「『已覺悟者』為佛陀;『令覺悟者』為佛陀」如此等方式。然而這所説的「佛陀」,佛陀是什麼意思呢?

「『已覺悟諸(聖)諦者』為佛陀;

『令人們覺悟者』為佛陀;

以一切知性者為佛陀;

以已見一切者為佛陀;

以無其他引導者為佛陀;

以萌【15】發者為佛陀;

以漏盡而稱為佛陀;

以無隨煩惱而稱為佛陀;

『一向離貪者』為佛陀;

『一向離瞋者』為佛陀;

『一向離癡者』為佛陀;

『一向無煩惱者』為佛陀;

『已達一趣向道者』為佛陀;

『已()一自覺無上正自覺者[14]』為佛陀;

『已破除未覺而獲得覺悟者』為佛陀;

所謂『佛陀』之名,非由母親、非由父親所取,乃究竟解脱的諸佛、諸世尊於菩提樹下,在他們獲得、作證一切知智俱的施設為『佛陀』。[15]

    以及就如世間在得達[世襲]而稱為「得達[世襲」的,如此:

「已覺悟諸()諦者」為佛陀。

就如(世間)使葉乾枯的風稱為「吹乾葉子」,如此:「令人們覺悟者」為佛陀;

「以一切知性者為佛陀」乃就以有覺悟一切法的能力而覺悟,所以稱為「佛陀」。

「以已見一切者為佛陀」乃就以有使覺悟一切法的能力而覺悟,所以稱為「佛陀」。

「以無其他引導者為佛陀」乃就非由他人令覺悟,而只是由自己覺悟,所以稱為「佛陀」。

「以萌發者為佛陀」乃從種種功德萌發,如蓮花之開花一般,所以稱為「佛陀」。

「以漏盡而稱為佛陀」,就如覺醒的男子,由於捨斷了疲憊的心,而息滅了睡眠一般;同樣地,以如此等其已覺悟、滅盡一切煩惱睡眠,因此稱為「佛陀」。

「已達一趣向道者為佛陀」--這種説法乃是為了顯示其所往趣的理由,即是為了覺悟的目的,就如已到達道路的男子稱為到達者,如此已達一趣向道性也稱為「佛陀」。

「已()一自覺無上正自覺者為佛陀」--什麼是非由他人使令覺悟故為佛陀呢?只是由自己已自覺悟無上正自覺,所以稱為「佛陀」。【16

「已破除未覺而獲得覺悟者為佛陀」--由語詞的方式為「菩提(buddhi)、菩當(buddha)、鉢多(bodho)」,而此就像從青、紅特質相應的稱為青布、紅布一樣;同樣地,為了令知而説:「如此與覺悟之德相應者為佛陀」。

從此之後(的句子):「『佛陀』之名非由」如此等。「這義是隨行而施設」,以及「乃就覺悟之義而説」,當知一切文句與佛陀相關的字,乃是以同樣的方式而能成就其義。這是從文字來解説佛陀。

   

    (歸依處(saraa):現在,就如「它殺」為歸依(處),乃「已歸依者由其歸依而殺害、破壞、除去、消滅(其)怖畏、戰慄、痛苦、惡趣、煩惱」之義。

    或者由他轉起利益與遮止不利,而殺害諸有情的怖畏為佛陀;由令渡過()有(bhava)的沙漠以及給與安穩為;以少有所作(如給與布施、供養、恭敬的機會)而得大果的原因為僧。所以由此方法三寶為歸依() 

       

    (歸依saraagamana):由淨信、尊重那(三寶)而滅除煩惱,轉起那依怙行相,或不由他人之緣所生起的心為歸依。

               

    (歸依者gamaka:)具備(生起)該(心)的有情為歸依者[16]即以上述方式心生起:「這三寶是我的歸依,這是(我的)依怙」,如此導入之義。

    以及有些(歸依者)在入(歸依)之時,如塔帕士(Tapassu)、跋利咖(Bhallika)等一樣地受持:「尊者,我們歸依世尊及法,願世尊憶持我們為在家信徒[烏帕薩咖」。[17]」或者像大迦葉(Mahākassapa)等以入為弟子的情況一樣:「尊者,世尊是我的導師(satthā),我是〈世尊的〉弟子。[18]」或者像梵壽(Brahmāyu)等的傾向一樣:「在如此説時,梵壽婆羅門從座而起,上衣偏袒一肩,向世尊合掌,以自説説出三遍:『禮敬世尊、阿羅漢、正自覺者;禮敬17】覺者。』[19]

    或者如致力於業處的(禪修者)一樣,把自己奉獻(給三寶);或者如聖人一般,已斷了歸依的雜染。如此以各種方式從(所緣)境和作用而入(歸依)。

    這是歸依與(歸依)者的解説。

 

    現在,接著對所説的「我們闡明破、未破、果,以及所應行(歸依的對象)」之闡明:       

    破︰已如此歸依的人有兩種(其歸依):有罪的與無罪的。死亡是無罪的(破其歸依);有罪的(破其歸依)為採用所説的(歸依)方式對待(佛陀以外)其他的導師;以及採用所説的(歸依)方式(其程序)顛倒了,而這兩種(有罪的破其歸依)只會在諸凡夫發生。

        雜染︰由於對佛陀諸德生起無智、懷疑、邪智,以及生起不恭敬等而使他們的歸依成為雜染。而諸聖人的歸依只有不破和沒有雜染的歸依。如説:「這是不可能、不會發生的,凡見成就的人可能指出其他人為導師。[20]」對於諸凡夫,只要他們的歸依還沒有達到破,他們的歸依就未破。

    果︰有罪地破了他們的歸依,以及(其歸依)是有雜染的,則有不可愛的果;無罪(地破了他們的歸依,因為)沒有異熟,所以沒有果。而未破(歸依)的結果,只會給與可意的果,如説:

   「凡已歸依佛陀者,將不會投生苦界;

     在捨棄人身之後,他們將圓成天身。[21]

    在這當中,「已歸依的(聖者),由於已斷了歸依的雜染,所以他們將不會往趣苦界;而其他的歸依者,則(可能)往趣苦界。」當知這是此偈頌的意趣。

    到此乃是破、未破,和果的闡明。

 

    在所應行(gamanīya)(歸依的對象),(反對者)責難説:「我歸依佛(Buddha saraa gacchāmi)」,在此凡歸依佛者,假如他前往佛或歸依,則在一語句(敘述)兩處是沒有意義的。為什麼?假如以去[往趣(gamana)]的動詞有兩個受詞,就如若用「他帶羊去村」等一樣,諸文法家是不想要有兩個被動受詞的,只有「他去【18】東方,他去西方」等才有意義。

    (答:)並非(如此)。同一使役動詞的狀態並不是佛(和)歸依(兩字)的意趣;假如在同一使役動詞的狀態有他們(佛和歸依兩字)的意趣,則喪失[擊破]其心者,也會有在前往佛陀之時,而成已歸依。因此,當已行歸依者,他只是向那殊勝的「佛陀」。

    (問︰)雖然如此,然而「此歸依安穩,此歸依最上」[22]之語,難道不是同一使役動詞性嗎?

    (答︰)並非(如此),這裡只是該狀態而已。在此,同一使役動詞狀態的意趣,只在偈頌的(一)行:「歸依了這佛等三寶,稱為破除怖畏,其歸依的情況是無例外地安穩歸依與最上歸依。」然而,若有在餘處與往趣相結合,則其歸依不足以成就,所以並非此意趣。(因此你的責難)並未得逞。 

    (問︰)在「得由此歸依,解脱一切苦」[23],這裡(文中)與往趣相結合而歸依成就,(難道不是)同一使役動詞性嗎?

    (答︰)並非(如此),也還是在之前所説過失的範圍。在這當中,即使有同一使役動詞的狀態,已擊破心者,在來歸依了佛、法、僧,他將解脱一切苦。如此只是在先前所説過失的範圍,我們的義理並沒有過失,所以這個(責難)並未得逞。

    就如:「阿難陀,(就如)善友(一樣,凡)來我(這裡不離)生法的有情,他們(將)由生解脱。[24]」這裡是指藉由世尊的威力,(就像)善友(一樣)而解脱,所以説:「來善友解脱。」這裡也是如此,藉由歸依佛、法、僧的威力而解脱,所以説:「得由此歸依,解脱一切苦。」當知如此是這裡的意趣。

    即使如此,一切方式的所應行性,既不是與佛陀結合,也不是與歸依結合,也不是與(佛陀與歸依)兩者(結合)。以及希望:「我去(歸依)」為所説的歸依者其所應行(歸依的對象),從那所應説與此處相「結合」,因此而説,此處只是以佛陀為應行(歸依)的對象。為了顯示去歸依的行相之義,歸依之詞為:「我『歸依佛』,此是(我的)依怙,破除痛苦和給與【19】利益者。」以此意趣,「我前往、奉侍、親近、尊敬此三寶。或者我知、我覺(世尊)。」由於舉凡字根有「去(gati)」的含義,它們也有「覺(buddhi 」的含義。所以説「我前往」也有「我知、我覺」的含義。

    (問︰)(在此並)沒有附加「如是(iti)」的字,那是適當的嗎?

    (答︰)並非如此,在那裡是有的。

    (問︰)假如那裡有「如是(iti)」之義,如在:「他如實知『色無常、色無常』[25]」如此等一樣,應有「如此(iti)」之字結合,然而並沒有「如此(iti)」之字結合,因此並不合邏輯?

    (答︰)並非如此。為什麼?是含有該義的。如在:「凡已歸依佛、法及僧者」如此等,這裡也(當)有「如此(iti)」之字義存在,但現在並沒有「如此(iti)」之字在一切處結合。就如對「如此(iti)」之字相結合,應以(「如此iti」之字)未結合之義而令知,以及在其它如此種類(也是如此),因此那是沒有過失的。

    在「諸比丘,我允許以三歸依出家」[26]等只是歸依為所應行(的對象)。

    (問︰)如前所説的:「歸依之語乃是為了顯示往趣的行相」,這也沒有與「如此(iti)」之字相結合?

    (答︰)並非如此,是有相結合的。為什麼?只在該義存在,此中實有該義存在。就如前面(所説)的一樣,當知即使未結合,也是有結合的。

    其他方式則為之前所説過失的範圍,因此只當取隨所教導的。這是所應行(歸依對象)的解説。

    現在,對所説的:「『歸依法』等二種,也是依此所知的方法。」在那裡所説的:「我歸依佛」,以及在那裡所解釋的方式,當知在「我歸依法,我歸依僧」這兩句也是(同樣的方式)。

    在這當中,法(與)僧只有義和字的解説與(佛)不同,其餘的則與所説的相同。因此,這裡我們只就不同的部分作解説。       

    Dhamma﹚):有一(種説法):「法為道、果(與)涅槃。」

    我們容許:「已修的道及已作證的涅槃,由保持不墮苦界,給與最上安穩,以及離貪的道,只在此含義為法。」

    這裡,我們取《最上淨信經(Aggapasāda Sutta)》為例來説:「諸比丘,只要諸法是有為的,八聖道分可説是它們當中最上的[27]」,【20】如此等。

       

    Sagha﹚):具備四種聖道、四沙門果[28]、住定,蘊相續之人的團體為僧;是由見(和)戒所組成的組合。而且世尊也這麼説:「阿難陀,你認為如何?凡證知我所説的法,這即是:四念處、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阿難陀,你見了嗎?即使才兩位比丘,對這些法也有不同的主張嗎?[29]

    這實在指勝義僧是所應行「歸依的(對象)」,而且在諸經也説:「應受供養、應受招待、應受布施、應受合掌,是無上世間福田。[30]

    這位已歸依者對其他(個別的)比丘僧、比丘尼僧、以佛陀為首的比丘僧,或者以四群(四人僧、五人僧、十人僧)等區分,乃至一人在世尊(教)説而出家的通俗僧行禮敬等,其歸依既沒有破,也沒有雜染[31]。此是這裡的不同。

    這(僧)和第二(法)歸依的破、未破等其餘規定的解説,當知只是如前所説的方式。到此乃是對「『歸依法』等二(種)也是此所知的方法」的解釋。

       

    現在,對「與說明確定次第的原因」,這裡由:「一切有情之上首」,所以佛陀為三歸依一詞之初;由他(佛)為根源,由他所教導,所以其次為法;那法的保持與奉行者,所以最後為僧。或者以促成一切有情利益者,所以佛為初;由他為起源而帶給一切有情利益性,所以其次為法;由為體證利益的實踐者與已體證利益者,所以最後為僧。在確定了歸依的情況後,即已闡明了:「與説明確定次第的原因」

 

    現在當解説上面所説的「並以譬喻來闡明三歸依21】」。此中,

佛如滿月;

他所演説的法如所散發的光輝;

僧如由滿月光輝在世間所生的喜悦者。

佛如剛昇起的太陽;

所演説的法如那光芒之網;

僧如由那光芒破除黑暗的世間。

佛如燃燒叢林的人;

法如燃燒叢林之火,燃燒煩惱叢林;

僧如燒了叢林的那塊土地,成了農田。

 

佛如大烏雲;

法如雨水;

僧如在鄉間由下雨而止息的灰塵,止息了煩惱塵。

佛如善調御師;

正法如調伏駿馬的方法;

僧如已善調伏的駿馬之團體。

佛如外科醫生,拔出一切見箭;

法如拔除箭的方法;

僧如已取出箭的人,拔除了見箭。

佛如眼科醫生,切開愚癡的白內障;

法如切除白內障的方法;

僧如已切除白內障而眼明淨的人,切除了愚癡的白內障,擁有明淨智眼。

佛如善巧的醫生,能醫治有隨眠煩惱的病;

法如正確應用的藥;

僧如由使用藥而善治癒病的眾人,善治癒煩惱病與隨眠。

或者佛如善教導者;

法如善道,(能到達)安穩的目的地;

僧如行道者,到達了安穩的目的地。

佛如善巧的船師;

法如船;

僧如成功到達彼岸的人。

佛如喜馬拉雅山[雪山(Himavā)];

法如由那()所生的草藥;

僧如由服藥而無病的人。

佛如施財者;

法如財寶;

僧如如其所欲的獲得財寶之人,正確地獲得了聖財。

佛如示[指出]【22】伏藏者;

法如伏藏;

僧如獲得伏藏的人。

 

以及佛如能給與無畏的穩健之人;

法如無畏;

僧如成就無畏的人,究竟成就無畏。

佛如(給與)安穩者;

法如安穩;

僧如安穩的人。

佛如善友;

法如利益的教示;

僧如依照那利益的教示而到達一切處的人。

佛如寶礦地;

法如財寶的精髓;

僧如受用財寶精髓的人。

佛如為王子洗浴者;

法如洗頭水;

僧如已善洗浴的王子眾,沐浴了正法水。

佛如裝飾品的製造者;

法如裝飾品;

僧如經裝飾的王子眾,以正法而莊嚴。

佛如旃檀(candana)樹;

法如由那()所生的香;

僧如由受用旃檀而寂靜熱惱的人,以受用正法而寂靜熱惱。

佛如給與法遺產者;

正法如遺產;

僧如繼承遺產的兒子眾,繼承正法遺產。

佛如已開的蓮花;

法如由那()所生的蜜;

僧如享用那()的蜂群。

如此為『並以譬喻來闡明三歸依』。

    到此乃先前的:「由誰、何處、何時、為什麼説三歸依?」等,為了解釋方法所列出的四偈本母,該義已經闡明了。

~《小誦經》的註釋--《闡明勝義》~

~三歸依的解釋已結束~


   禪修時應有的正確態度

                                                             / By U Tejaniya


禪修時,最重要的事,即是擁有正確的態度:

(1) 禪修時,不要太勉強去專注,不要控制,不要試著去創造任何東西,不要施壓或抑制你自己。

(2) 不要試著去創造任何東西,但也不拒絕正在生起的事物,當事物生起或滅去時,不要忘了必須觀照他們。

(3) 想使事物生起是貪欲,排斥那正生起的是嗔恨,不知道那正生起或滅去的是愚痴。

(4) 只有當觀照的心,沒有貪欲、嗔恨及悲傷(擔憂、焦慮)時,才會生起禪修的心。

(5) 你必須重複的檢查,看你是以什麼態度在禪修。

(6) 不管是好的或不好的經驗,你都必須接受和觀照。

(7) 你只想要好的經驗,卻不想要甚至是一點點不舒服的經驗,這是公平的嗎?

(8) 不要有任何期待,不要企求任何東西,不要憂慮,因為若是你的心中有這些想法,禪修會變得很困難。

(9) 禪修時,為何你那麼努力去專注?你想要什麼?你想讓什麼生起?或想讓什麼滅去?上述想法中的一種很可能正在你的心中。

(10) 如果心變得疲乏,你的禪修方法有問題。

(11) 以緊繃的心是沒有辦法禪修的。

(12) 如果身與心開始疲乏時,即是檢查你禪修方法的時刻。

(13) 禪修是以正念及正知去等候及觀照,非思考、非思維、非判斷。

(14) 不要用企求,或期望什麼會生起的心來禪修,否則,唯一的結果,只是讓你自己疲累。

(15) 禪修的心應是放鬆及平靜的。

(16) 身與心皆應是舒適的。

(17) 輕鬆和自在的心,使你能好好禪修。你是否有這種正確的態度呢?

(18) 禪修即是:無論發生何事,好的或不好的,先接受,再放鬆,然後去觀照他。

(19) 心在做什麼?想東西?抑或正在觀照?

(20) 現在心在哪裡?在身內?或在身外?

(21) 觀照的心正具足正念,或只是表面上看起來有(膚淺的)正念?

(22) 你不是在試著使事物如你想要的發生(心想事成),而是試著去如實知事物的生起。

(23) 不要讓妄想心干擾你,修行不是去阻止妄想。當妄想生起時,去認知及了解他,才是你修行的方式。

(24) 你不應該去拒絕目標(現象、生起的事物或心所認知的),你應該去了解及觀照因那目標所生起的種種煩惱,然後去除那些煩惱。

(25) 當有信心時,精進才會生起;當有精進時,正念才會持續。當正念持續時,定力才會穩固;當定力穩固時,你才會如實了解事物的本質。當你如實了解事物的本質時,信心再度提升、增強。

(26) 只注意當下的事物,不要回顧過去,也不要為未來的事先作計畫。

(27) 目標並不重要,觀照的心才是重要的。如果用正確的態度觀照,那目標是正確的目標。                      

禪師簡介:U Tejanīya為緬甸Shwe Oo Min Dhamma Sukha Tawya (雪烏明禪修中心)的指導老師。小參時用英語。注重心法的觀照,容易得到心的平靜、安詳。

Tel(95)(1)720-591, 636402

E-mailshweoomindsk@myanmar.com.mm

 


男子的七種妻1

                    / 明法比丘

(一時,世尊住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

彼當時,世尊於早晨,穿好衣,帶著衣缽,到給孤獨居士的家,走近之後,敷座而坐。那時,在給孤獨居士的住處,有人大聲喊嘩。

那時,給孤獨居士走近世尊,走近之後,頂禮世尊,坐在一邊。

世尊對已坐在一邊的給孤獨居士說:「居士!在你家中,為什麼眾人高聲大喊?我想是漁夫在搶魚。」

「大德!這是媳婦善生2,生於富貴家庭,她不侍奉婆婆,不侍奉公公,不侍候丈夫3,也不恭敬、不尊重、不尊敬、不供養世尊。」

4彼當時,世尊向媳婦善生說:「來!善生!」

「是,大德!」媳婦善生回應世尊之後,走近世尊,走近之後,頂禮世尊,坐於一邊。世尊對已坐在一邊的媳婦善生說:「善生!這七種是男子的妻子。哪七(